军嫂故事:“你做国家的脊梁,我做咱家的脊梁”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发表于:2019-03-04 19:22  点击:
有一次,和战友聊到家里,甘心在“生命禁区”喝苦水斗风沙受煎熬的莫文龙眼圈红了。他说,最亏欠的是妻子,相恋4年,结婚4年,他们团聚9次累计不过180天……他们的恋爱成婚史可

  有一次,和战友聊到家里,甘心在“生命禁区”喝苦水斗风沙受煎熬的莫文龙眼圈红了。他说,最亏欠的是妻子,相恋4年,结婚4年,他们团聚9次累计不过180天……他们的恋爱成婚史可谓边防军人家庭的缩影。

  这次来内蒙古之前,林敏茹去过最远的地方是广州。当得知很少出远门的女儿要带着外孙女去探亲,对4000多公里没啥概念的父母找来地图,一看吓一跳,“这简直就是穿越整个中国啊!”

  到了,终于到了!

  随着年关将近,这两天清河口边防连又迎来两位军嫂。

  家里有林敏茹这样的脊梁,莫文龙这个当年的“落伍者”早已成为“领跑者”。一次,中蒙联合组织边境演练,莫文龙带队进行打击非法越境持枪狩猎等课目演示,全程处置得当动作利落,引得蒙方大为赞赏,专门给他颁发了荣誉勋章,莫文龙也成了远近有名的“边防通”。

  车还没停稳,3岁的莫书颖就跳下车,一头扑进北部战区陆军某旅清河口边防连排长莫文龙的怀里。军嫂林敏茹也紧跟着下车,她麻利地打开行李箱,掏出从家里带来的橘子桂圆分给连队的战士们。

  这天是1月15日,清河口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,清河口边防连迎来了今年第一位来队家属。

  夜里,窗外呼啸的寒风,林敏茹静静听着莫文龙讲戍边故事。讲他的连长班长如何扎根清河口,讲烈士张良关键时刻把救命水让给战友,自己却长眠在了边关……令她诧异的是,丈夫的故事没有孤独和忧伤,只有报效祖国的热血与豪迈。末了,莫文龙说,对一名边防军人来讲,青春就是坚守。

  穿越大半个中国来看你

  2009年入伍季,站在队伍里,身高刚1米70体重68公斤的新兵莫文龙,显得有些孱弱。

  深受触动的林敏茹也许就是从那天起下定决心:莫文龙要做国家的脊梁,那我就做他家的脊梁!

  军嫂林敏茹和丈夫莫文龙在一起。

  千里边防线上的三角山哨所,老连长李相恩带队巡逻,途中遇到山洪,紧要关头他拼尽全力推开战友,自己却被湍急的河水卷走,长眠在哈拉哈河。妻子郭凤荣闻讯赶来,她抱着两岁的儿子,瘫坐在哈拉哈河畔,彻夜长哭。离别前,郭凤荣在哨所栽下一棵树。

  北疆冷月寒,边关风雪大,但炽热的爱会把所有的坚冰融化。正如那部音乐剧《相思树》中唱的,“我爱这高高的哨塔国旗迎风展,我爱这里的士兵兄弟朴实又乐观,我爱这里的界碑,那上面镌刻着使命和庄严……”

  1月28日上午,连队官兵去野营拉练,3名军嫂围在一起聊了起来。谈及以后,林敏茹说,“我一个女人在家,上有老下有小的,有时是真不容易,可莫文龙喜欢部队啊,自己苦点累点也得支持他,谁让咱嫁给了边防军人!”

  2014年盛夏,额济纳地表温度几近爆表,训练拼命的莫文龙中暑晕倒。那时还是女朋友的林敏茹,从视频中看到醒来后的莫文龙两手全是血泡……

  1月15日清早,母女俩坐上旅里的越野车朝目的地清河口边防连出发。下了高速公路,汽车驶进磕磕绊绊的“搓板路”,林敏茹一路颠簸着透过车窗看到,名字很美的清河口,既没有河也没有水,满眼都是寸草不生的黑山头和茫茫无际的戈壁滩。

  付晓辉 齐兆鹏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  这个边防军人的凄美爱情故事被改编成了音乐剧《相思树》,来队10天时间,林敏茹已经在电脑上看了三遍。

  “我走过的最远的路,就是来看你!”看着疲惫不堪的妻女,莫文龙也心疼不已。

  在肇庆开往广州的城际列车上,林敏茹有点紧张。按计划,这趟车到达广州是14点23分,而自己要赶上15点02分发往呼和浩特的火车,中间只有41分钟。

  半年前,得知丈夫莫文龙要去离连队18公里的哨所任哨长,林敏茹第一次认真回忆了两人的“恋爱结婚路线图”——初见时,两人读同一个高中,近在咫尺;恋爱时,莫文龙在合肥读军校,两人相距1400多公里;结婚时,莫文龙军校毕业回到老部队驻地内蒙古额济纳旗,两人相距约3700公里;后来,莫文龙主动申请去了最偏远最艰苦的清河口边防连,两人相距4012公里。如今,又多了18公里。

  来队第三天,林敏茹听到一个关于相思树的故事。

  为了练好枪法,莫文龙更是下了苦功夫。头发丝穿针筷子夹玻璃球……为了练眼功,莫文龙有一回在同一粒米上穿了6个孔。

  去年5月底,林敏茹父亲突发中风,女儿也发烧感冒,一老一小住在同一家医院,这可忙坏了她,“楼上楼下跑,看着这个还惦记着那个,人都快分裂了。当时想,莫文龙在身边,能搭把手该多好!”

  当初结婚时,力劝林敏茹三思的闺蜜后来曾问她,做边防军人的妻子幸福吗?

  “你要做国家的脊梁,我就做咱家的脊梁”

  后来,为补贴家用,每天安顿好老人和孩子,林敏茹就赶去夜市摆摊,卖些衣服和鞋子。运气好的话,一天能有百十元收入。

  20天的精心照料,老人病情逐渐稳定。莫文龙也在比武中夺得总分第一,再次荣立三等功。

  广州开往呼和浩特的火车路上要1天多,女儿没坐过那么长时间的火车,加上人来人往一路颠簸,打小乖巧的她不吃不喝哭闹不止,林敏茹抱着她在狭小的过道来回踱步。坐了40个小时的火车到达呼和浩特时,林敏茹觉得整个人都要散架了。

  林敏茹查了下机票,太贵舍不得,她决定全程坐汽车和火车硬卧。在丈夫的指导下,她有了具体的“路线图”:1月11日出发,荔枝村(农用车,10公里,20分钟)——悦城镇(班车,45公里,约1小时)——肇庆市(火车,C6874,1小时28分)——广州(火车,K600,40小时13分)——呼和浩特(火车,K7911,15小时57分)——额济纳(汽车,300公里, 4个半小时)——清河口。

  当地流传着“过了贺兰山越走越心酸,来到清河口扭头就想走”的说法。这里冬天奇冷,夏天酷热,春秋天沙尘暴肆虐,4年前,最后一名牧民也搬离了清河口。

  “我走过的最远的路,就是来看你”

  公公婆婆身体不太好,孩子还小,林敏茹每天忙得陀螺一样:早上6点开始,她一天的“战斗”就打响了,买菜做饭送女儿去幼儿园陪公公婆婆去医院去单位上班……

  林敏茹说:“幸福。”她喜欢石头,每次边防巡逻,看到漂亮的小石头,莫文龙都会捡起来,有的还被他串成精美的手串项链。如今,黑的白的红的黄的……50多枚各式各样的石头摆满了林敏茹的梳妆台。

  凭着刻苦训练的劲头,莫文龙夺得了全连第一全团第一。后来,他参加内蒙古军区侦察兵比武,夺取400米障碍和射击两个第一,荣立二等功并顺利提干。

  2017年8月,莫文龙正全力备战上级组织的比武,这时父亲却突然病倒,为了让莫文龙安心比武,林敏茹思来想去,咬牙从工作了四五年的灯饰厂辞职,回家专心照顾老人。

  就这样,1月11日一大清早,带上丈夫爱吃的桂圆防冻伤的护肤品,装上一大袋给连队官兵准备的橘子,林敏茹领着女儿出发了。

  听驾驶员说,以往额济纳到清河口300多公里全是搓板路,清早出发,天黑才能到。连队一位老指导员已有身孕的妻子,就是因为这条路的颠簸,到家就不幸流产了,至今都没能再怀孕。

  人高马大的新兵班长很不情愿地把他领回班里。新兵连第一次摸底测试,莫文龙5项测试4项不及格。班里来了个“后腿兵”,班长心里十分焦虑。

  “这树就像母亲在那儿站着,在守望父亲归来!”一晃26年过去,2010年9月,未曾再嫁的郭凤荣病逝,按照遗愿,儿子将她的骨灰撒入哈拉哈河。

  她突然好奇起来,在搜索引擎里输入“我国南北最远距离”,发现从我国最南端的南沙群岛曾母暗沙,到最北端的黑龙江省漠河,距离是5500多公里。

  这次相聚来之不易。4天前,林敏茹带着女儿,拉着半人高的行李箱,从广东肇庆市德庆县悦城镇荔枝村老家出发,一路乘汽车转火车,历时4天4夜,纵穿广东湖南湖北河南河北北京山西6省1市,横穿半个内蒙古,行程4000多公里,终于来到了丈夫驻守的边防连队。

  “我爱这里的界碑,那上面镌刻着使命和庄严”

  这时探亲的旅途刚过了一大半,接下来去额济纳还要再坐16个小时火车。到了额济纳,出站后林敏茹感觉寒风凛冽,温度降到零下14摄氏度,她们从肇庆出发时气温是18摄氏度,这里与老家温差有32摄氏度。林敏茹感觉浑身无力,只能先在旅招待所住下“养精蓄锐”。

  更令人想不到的还在后头。

  天上飘着雪花,中蒙边境上的这个边防连队驻地的温度降到零下18摄氏度,但莫文龙的心里暖洋洋的,他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拉着妻子往家属房走,脸上全是笑容。

  她突然有些心疼丈夫,在这片离玉门关还有数百公里的戈壁荒漠,在这块连胡杨都很难存活的“生命禁区”,他一干就是10年。

  火车还没到站,她就招呼女儿早早来到车厢门口,一开门,母女俩第一个下车。火急火燎地出站后,她们赶紧去排队取票。前面几名乘客见林敏茹拉着个大箱子,又听说是军嫂,都主动让她先取票。拿到票,母女俩一路小跑赶去进站口,就在这时,林敏茹被人踩了一脚,一只鞋子飞出老远,她也顾不上形象,立刻一蹦一跳地去找鞋子。

  当然,林敏茹尝过军恋的甜蜜,也领教过它的残酷。

  4个多小时后,越野车停在了连队门口,林敏茹一家三口终于团聚了。

  然而,班长渐渐发现这个兵有点不一般。仰卧起坐俯卧撑引体向上……别人做100个,他咬着牙做200个;每天天不亮,他就起床绕着营区跑;中午不睡觉,他还在跑;晚上熄灯后,他继续跑……新兵下连考核,莫文龙成绩全部是“优秀”,让班长大呼“想不到”。

 

    有帮助
    (1)
    100%
    没帮助
    (0)
    0%

    Powered by 6D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